绥之

鸿雁长飞光不度,鱼龙潜跃水成文。

吴邪静静靠在门边想他自己。从幼时与小花秀秀玩闹,到少年在教室认真读书等待考试,再到古董店里昏昏欲睡的小老板,初涉盗墓时的紧张刺激,深陷谜题的焦虑不解,再到他接手家族盘口从中斡旋,直到真相大白,此时他坐在青铜门外。
他想起以前看过的小人书上的故事,说是庄生一梦变作了蝴蝶,醒来不知自己究竟是庄生还是蝴蝶了。
他这一生也终究似这一梦,分不清真假了罢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绥之 | Powered by LOFTER